帮然心动

好物推荐!种草( ゚皿゚),呃,马克杯?

【临静】《今天的池袋也要一如既往地热闹哦》

※性冷淡文风,想写点不经意间的小温柔

※一次佛系参赛 


黑色的摩托车在池袋的道路上飞驰,身后是紧追不舍的交警先生。

“可不可以不要再追我了啊!”赛尔提略带一丝惊恐的大喊大叫从大厦的底层冲击上来。

夜风吹起带着毛边帽子的黑色外套,“嘿嘿,今天的池袋也很热闹呢。”临也的嘴角带着惯有的笑容,目送这场飙车戏远去,“阿拉拉,又是谁会出现在今晚的舞台上呢。”

临也将手指蜷成一个圈放在右眼上,伪装成望远镜的样子,目光终点是一个身穿酒保服,顺着人流缓缓在路边走着的高瘦人影。

“啊呀,为什么要假装成普通人嘛,这一点也不符合你的人设呀。”临也笑着放下手来,“今晚的池袋也太安静了,还是热闹一点比较好。”

“尤~其~是~小~静~你~啊~”

 

静雄今天心情还不错,刚刚看电影时没忍住哭了一下,幽的演技实在太好了。

“请问,你是平和岛静雄吗?”静雄的眼前突然出现了三个高中女学生,其中一个烫着栗色卷发的娇小女生出声问道。

“啊啊,是我。”静雄看着眼前的三个女生,“有什么事吗?”

“那个,我们是竜之峰帝人的同学,那个,他说我们可以找您商量这件事的。”依旧是栗色卷发的小女生说出的话,“我是雾香优子,这位是山田香和里见绿。”雾香优子一一介绍了同行的女伴。

“我们最近在池袋遇到了不可抗拒的勒索事件,是号称蓝色平方的人,帝人同学和我们说,如果是静雄前辈的话,一定会帮我们的。”

“蓝色平方?”静雄出声询问,“你怎么知道是蓝色平方的人,而且帝人君为什么建议你们来找我?”如果是平时的帝人君应该不会拜托别人来找自己才对。

“是这样的,因为对方里面有一个一直笑得很夸张,总是穿着黑色外套的男人,好像被称作‘临也君’……”

“哈?折原临也?”静雄的脸在一瞬间就变得狰狞起来,“居然和那个家伙有关吗?”

“啊,啊,是……是的……因为他……他好像是……是他们那群勒索我们的老大……”雾香优子明显被眼前全身被愤怒情绪包裹住的男人吓到了,连说话也变得磕磕巴巴起来。

“如果是那个人的话,就让我来帮你们吧。”

“真……真得可以吗……”

“可以,走吧,带我去见他们吧。”

虽然平和岛静雄的脸上已经没了狰狞的笑容,但是取而代之的是一副马上就会要了对方性命的诡异微笑,雾香优子不禁有一丝后悔答应了那个男人的要求。

 

跟着三个高中生一路拐进了一个幽深的小巷子。

“行了,你们也别勉强自己了。”静雄的声音波澜无惊,“赶紧离开这里吧,一会的场面可能不是你们可以承受的。”

越来越多的人聚集在了小巷子唯一的出口处。

雾香优子咬了咬牙,大喊出声:“即使是这样,我也不会认同你们对我的勒索的!”

“就算你是平和岛静雄,我也不怕!”

雾香优子喊完这句话,立马掉头往人群里跑去。

“喂,我说你啊……”静雄刚想上前拉住跑开的少女就被一拥而上的人群给堵住了。

“喂喂,平和岛静雄是吗,已经如此恶劣了吗,连女子高中生都不放过?”

“哈?你在说什么?”

“她刚才说的我们可都是听见了哦,喂,你是在敲诈高中生吧,这么人渣的事你也做得出来吗?”人群为首的刀疤男戏谑出声。

“哈?你是不是脑子有病?”静雄怒吼出声,“我最讨厌暴力了,你们走开!”

“啊呀呀,小静,你怎么又做这些事啦。”熟悉的声音从头顶传来。

“哈?又是你设计的吗?”静雄暴怒地仰头看向头顶。

“什么叫又是我设计的~”临也笑得开心,“我可是一直都在帮助小静你更了解自己哦。”

“喂,你……”静雄说着就要拿起旁边的废置置物架,结果突然周遭人群一拥而上。

“小静,你本来就是怪物嘛,怪物还是要有怪物的样子哦~”临也站在高处笑得大声,静雄苦于应付不断冲上来的人群而腾不开手。

“轰——”静雄随手折下一根电线杆,将所有人一扫而空。

“哈哈哈哈哈不愧是小静,我最喜欢小静,也最讨厌小静了。”

“哈?我一定要杀了你。”

“那在杀了我之前,”临也收起了狂笑,“你一定要追着我哦。”

 

静雄一瞬间恍然,有点没听清。

“你——”

“哈哈哈哈哈哈我最喜欢人类了。”

临也留下张狂的笑声,还不等静雄要追上去,就消失在了池袋的夜色里。

 

我最喜欢人类,

也最喜欢你了。